糖味氧气

您好!
我是铭黯,很高兴认识你!

饭圈☞专注坤音,搞洋灵卜岳的团饭
二次☞杂乱 漫画动漫游戏都搞一些,也是个coser(很穷)

喜欢粤语歌和酸辣粉,也很喜欢吃甜食。

喜欢画画,看书和听相声。

qq:3058827455
wb:@铭黯铭黯Mia

【易水长白】#军师组# 诸葛亮x张良 #BE/HE双结尾#

Black^Cain'彦辞‖君洛北:

        “子房!”“诸葛大人,诸葛大人,您不可进去啊!”诸葛亮双眼晕开些薄雾,以往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蜀汉丞相,如今却像大难临头,一把推开看守的士兵跌跌撞撞的冲进营帐。


         “孔明,你来了......”平卧于榻上的张良脸色惨白,勉强扯出一个略显苍白无力的笑容。


       果然,他还是来了......


      “那些士兵拦不住在下的,”气氛有些尴尬,仿佛猜到张良内心所想,诸葛亮片刻后哑着声音缓缓开口:“你莫要责罚他们。”瞳孔中,带着几分血色,张良微微颔首。


      他走至张良榻前,一扶袖袍缓缓坐下,小心翼翼的拾起张良冰凉的左手,轻贴于脸上:“子房,汝可无恙? ”


   “自是无恙,劳孔明费心了”张良气若游丝的开口道,眼底却有掩盖不住的清浅笑意。


   “无事便好,无事便好。“诸葛亮喃喃自语道,自知是自欺欺人,却也只得如此。


   “我诸葛孔明算尽蜀汉风云,道破三国天机,到头来,却未曾算出你大限将至,”诸葛亮顿了顿,苦笑两声"实是荒唐。”语气中七分自嘲,三分怨恨。


      张良合了合双目,神色复杂的望向诸葛亮,最终却只是开口道了一句:


  “孔明。”


     诸葛亮轻搭上张良的左手,修长的双指轻抚上皓腕,片刻之后,那双平日煞是漂亮的眸子里透出迷茫,眉头紧皱,双目之中,尽是无奈,心疼,抑或后悔。


     张良不敢再看,闭目许久方才启唇,嗓音却沙哑以极:“孔明,你走罢。”


     诸葛亮望着那张太过安详的侧颜,似是欲言又止,犹豫些许,终是道:'子房,下一世,我娶你可好?”


      张良猛然睁开双眼愣了愣,眼中划过一丝异样,微微的点了点头:“在下,答应。”


      诸葛亮如释重负般的笑笑,那玉琢似得侧颜,因嘴角的上扬而清雅隽永,这个男人,在面临生死的时候,却仍一如既往,风华如月。


       他站起身来,千言万语,最终却只化为四字:“子房,珍重。”


       诸葛亮款步走出营帐,一声轻咳,拂袖拭过嘴角,那翩翩白衣之上,一滩血红,犹如天边的晚霞,妖异的曼珠沙华般缓缓,绽放。


       “子房,黄泉路上走慢些,等等,在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公元234年,蜀汉丞相诸葛亮,病逝五丈原,谥号,忠武侯。


         夜,渐深了。


以下结局HE:


         黄泉路上,一男子一袭浅黄色衣衫,肃立路旁,久久不去,但凡有人问起原因,也只是笑笑,轻声答道:“等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那天阳光正烈,那黄衣男子依旧肃立路旁,那黄泉路的尽头,一白衣男子羽扇纶巾,器宇轩昂,他款步走向那位公子,开口轻笑道:大人为何不走?’声线清雅舒适。


        那公子抬起头来,正欲开口,却迎上那人灿烂温暖的笑容,他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,神情有些恍惚,两行清泪刹那间便顺着眼角流下,只见那人轻声道了二字:


        “子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阳光下,两人紧紧相拥,只是这一次,再不,分离。


END

评论

热度(38)

  1. 糖味氧气Alex'君归洛北 转载了此文字